当前位置:首页 > 波洁玉 > 正文

*ST聚龙退市风险激增,股民剑指中兴华事务所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ST聚龙(维权)退市风险激增,股民剑指中兴华...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ST聚龙(维权)退市风险激增,股民剑指中兴华事务所,审计机构掘金高危公司年审市场,企业、会计师事务所互相博傻

  来源: 红刊财经 

  虽然很多风险公司在往年能够凭借着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标准意见审计报告来维持自己的上市地位,但随着近两年监管层对“压实资本市场看门人”的监管要求进一步加强,打擦边球的“老招数”已经逐步失灵。

  统计数据显示,在年内40多家已退市,或正处退市流程的公司中,超过八成公司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意见。譬如*ST聚龙就因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其2021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导致公司股票触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 年12 月修订)》(以下简称“《上市规则》”)第10.3.10条(三)项“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了保留意见、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之终止上市条款。

  中兴华是业内大所,今年经办了5家已退市/高危公司的年报审计业务,收费近600万元,以至于有网民调侃其为“退市专业户”。

  “纸币清分第一股”

  *ST聚龙离退市仅一步之遥

  对于聚龙股份(300202.SZ)被交易所确定退市一事,很多被套股民不仅对上市公司大股东表达了不满,且有的还把矛头对准了为企业提供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

  股民刘先生就向《红周刊》记者透露:“我自己持有44.3万股。”他们已经联络到的中小股东有100多人,总持股数超过1000万股。

  在刘先生等股民看来,*ST聚龙是所属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其不应该存在退市风险的。公开信息显示,公司有着“纸币清分行业第一股”的光环,在点钞机、捆钞机、纸币清分机等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居业内前列,2015年总市值一度超300亿元。即便到2021年底,员工总数还接近1800人。

  “我们被大股东伤害了。” 刘先生认为,上市公司大股东的所作所为对企业基本面负面影响很大,因为在今年4月底,*ST聚龙董事会在公告中曾坦言,“经自查,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8亿元,且可收回金额具有重大不确定性,只能全额计提坏账。” 

  事实上,对于大股东对上市公司的影响,早在去年7月就已经体现,彼时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证监会宣布对*ST聚龙及两位实控人柳长庆、柳永诠立案调查(目前结果尚未公布),而这一情况或正是导致审计机构对*ST聚龙的年报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重要原因之一。

  立案调查的结果虽然未最终尘埃落定,但如果一旦认定并最终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在2021年4月11日收盘时持有,并在2021年4月12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的投资者,可以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也可以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email protected]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预征集活动。参与此活动的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最终索赔条件与获赔情况根据法院判决为准。

  股民向容诚、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发泄怒火

  尽管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对*ST聚龙2021年报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导致*ST聚龙退市风险激增,但这并不影响审计机构的收费。据Wind,中兴华承接*ST聚龙2021年报审计业务的收费标准是120万元,负责这单业务的审计人员是张晓萌、杨晓峰两位会计师。

  《红周刊》记者梳理资料过程中发现,中兴华有一位“张晓萌”的会计师曾收到过监管层下发的警示函。据证监会去年发布的《2020年审计与评估机构全面检查和专项检查拟处理情况汇总表》显示,通报涉及的8家会计师事务所中,中兴华共有5个执业项目违规,数量位居被通报会计所之首,违规事项为“内部治理、质量控制体系、独立性管理和项目执业”,包括张晓萌在内的中兴华4位会计师被出具了警示函。

  让人惊奇的是,*ST聚龙近日发布的《关于续聘会计师事务所的公告》显示,张晓萌“近三年无刑事处罚、行政处罚、行政监管措施和自律监管措施的记录”,这一结果显然与证监会发布的《汇总表》记录内容有所不同。《红周刊》从注册会计师查询结果发现,目前中兴华旗下姓名为“张晓萌”的会计师仅有一位,不知这位“张晓萌”与上述接到警示函的“张晓萌”是否为同一人?

  图1 中兴华旗下姓名为“张晓萌”的会计师仅有一位

*ST聚龙退市风险激增,股民剑指中兴华事务所

  在部分小股东看来,*ST聚龙之所以出现退市,审计机构容诚、中兴华两家会计师事务所也是有一定责任的。譬如刘先生就指出,容诚所出具的2018年~2019年度“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存在失实,而正是这些失实的审计报告导致他买入了*ST聚龙。

  刘先生进一步表示,中兴华所承接*ST聚龙的2021年审业务(据公告,中兴华今年3月初承接了这单业务),按照中国注册会计师准则,承接业务前应首先了解基本情况、风险评估等,但中兴华出具的审计报告为无法表示意见,理由之一是“实控人凌驾……”,按准则规定,中兴华应在了解基本情况的阶段就应作出不承接该项审计业务的决定,而不是事后给出结论,因此其也是有违反注册会计师准则嫌疑的。

  经办多家退市公司审计业务

  中兴华被网友调侃为“退市专业户”

  中兴华是业内的头部审计机构,公告显示其2020年营收15.23亿元,其中审计业务收入13.35亿元、证券业务收入3.57亿元,服务上市公司审计客户为80家。值得注意的是,《红周刊》发现,中兴华在高退市风险公司业务上也做的风生水起。

  以2022年新增退市,或触发退市标准收到交易所下发的退市风险告知书的41家公司为样本,《红周刊》记者统计发现,为上述公司提供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中,中兴华审计的公司数量占居第一,其共为5家公司提供了审计服务;中审亚太承接了3家公司的年审业务,业务规模居第二;立信、希格玛、众华、和信均拿下两家公司的年审业务。

  具体来说,中兴华是*ST新光(维权)、*ST众应(维权)、*ST数知(维权)、*ST聚龙、*ST绿景5家公司的2021年报审计机构,且均出具了非标意见。以至于在雪球等社交网站,有网友戏称中兴华为“退市专业户”。尽管客户出现退市,但审计机构仍“旱涝保收”。据Wind,中兴华从*ST聚龙等5家退市公司身上共拿到了580万元的审计收入。

  图2 在雪球论坛,有网友调侃中兴华为“退市专业户”

*ST聚龙退市风险激增,股民剑指中兴华事务所

*ST聚龙退市风险激增,股民剑指中兴华事务所

  掘金高危公司年审市场

  企业、会计师事务所互相博傻

  在诸多退市或存在退市风险公司中,*ST金刚(维权)2021年审机构为众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费用达350万元。纵向对比,*ST金刚2017年~2020年的审计机构为亚太会计师事务所,4年年报审计总成本295万元,不足2021年报的单次审计成本。尽管付出了高昂成本,众华仍给出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结果。

  图3 今年已退市/正在走退市流程的公司中,有13家审计成本超百万元

*ST聚龙退市风险激增,股民剑指中兴华事务所

  图片来源:Wind

  另外,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从拉夏贝尔2021年报的审计业务上豪揽348万元,而中审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则从*ST猛狮的年审业务中获得收入310万元,这是*ST猛狮近几年审计成本最高的一次。

  同样付出高审计费用的公司还有*ST当代,其支付给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2021年审业务的费用为300万元,几乎相当于自己前四年的年报审计总成本。有意思的是,希格玛会计师汤贵宝、丁春晨仍给出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结论,而这也是*ST当代触发退市的原因之一。

  据Wind,A股近4800家公司2021年报的审计费用中位数为95万元。上述退市/高危公司中,过半的审计费用高于A股公司中位数。

  对于自己花高价请来的审计机构,一些A股公司显然是希望审计机构能够出具一份标准意见,或带强调事项的无保留意见,尽可能为自己留下保持上市地位的操作空间,比如亚太会计师事务所就为*ST绿庭(维权)2021年报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致同会计师事务所为*ST晨鑫、永拓会计师事务所为*ST昌鱼等公司出具了带强调事项的无保留意见。

  对于不少高危公司重金聘请审计机构的现象,一位资深的会计师表示:“美股不少中小市值公司之所以主动退市,就是因为维持上市地位的成本太高,包括在支付了高昂的审计、法律和信披等费用后,维持上市地位的收益小于成本”。例如国内半导体巨头——中芯国际2019年从美股退市时就曾坦陈,“中芯国际维护ADS在纽交所上市带来较重的行政负担和较高的成本,但二级交易量却相对有限。”

发表评论